讓我麻痹讓我睡_(:з」∠)_

>小發文地,不定期更新
>坑:JoJo、我英、黃金神威
>本命:露伴、相澤、尾形
>Like:貓、馬鈴薯

我英/相澤生日賀文

>生日文

>相澤個人文


***

似乎,是能通往自己的平行世界,而且還不會被看見,所以去打擾也沒關係的樣子

醒來後手邊的一張紙寫著,也只能信了,這裡飄動著謎樣細小的閃亮粉塵,白色的空間看不見盡頭,但有好幾扇門排列著。

上一秒在哪裡、做些什麼也想不起來,頭有些疼,情況挺糟糕的,要做的一是躺著睡覺二是去探查那些門能不能出去,說實話我莫名想選擇前頭,說不定這只是在做夢不是嗎?

隨興走向一扇和式紙門,一拉開看見鋪著床褥的榻榻米上有一個熟睡的孩子,留著鍋蓋頭的黑髮、放在旁邊的白色眼罩、雙手抱著一隻黑色貓咪娃娃,正揣摩孩子的模樣時房間門悄悄被拉開,是名女性,她手上拿著被包裝的東西進來,輕輕的放在小桌...

{麥相/相麥}小短句(3

(1)人海中,认定了你,这便是我的执着。
Crowd, identified you, this is my persistent.

諾沒回頭,我便無法遇見你,甚至是與你談話、牽起你的手,我們都知道某天將無法再次擁抱,記得曾經有過生死未卜的戰鬥,還以為那該死的命運真的到了,身為英雄,每個傷都是壯烈要命的,每次奮力保護人民,都是理所當然的行動,但我愛你,是刻印在白骨上無法抹滅的,心頭上已滿是你身影,不論這汪洋大海有多深多冷,我會找到你,與你沈溺在這滄海中

(2)通往愛人家裡的路總不會漫長。
The road to a lover’s house is never long.

山田曾主持過關於戀...

{麥相/相麥}櫻花與兔子:白兔的眼睛是紅的

>櫻花與兔兔2
>兩人到白兔的地方遇到白兔,J HEN正常

過了段路到了白兔神社,這是為俸給因幡之白兔而建的,往神社本堂的坡路上,兩邊是石雕的小兔子,身旁甚至頭上,都擺滿了神社的結緣石,據說只要穩穩地放在兔子身上,就能跟意中人有好結果,這隻兔子跟戀愛有關是因為預言成功,大國主神娶到八上姬公主而來的,是隻結緣的兔子呢!

「嘿咻!」
參拜後拿著白色的結緣石拋向鳥居上,不知道是誰開始這麼做,鳥居的左右兩邊也都有人放上結緣石,或許是希望緣分能高高的不被輕易拿走,相澤掛好祈福繪馬後走向山田,順手接住山田丟空的石子

【好好放在兔子旁不行嗎?】
「Nice catch!接下來去海邊吧,GoGoGo...

{麥相/相麥}櫻花與兔子:白色紅蕊的櫻花

>說約就給約的相澤,只給麥克任性(x
>我也想看櫻花嗚

春意盎然的好時節,春假結束前任性一下躺在床上舒適的收心是不錯的選項,但山田有個好主意,到烏取市出遊2天1夜。

那裡有全日本最大最深的湖山池,坐31號公交車能到池中的青島中山公園賞櫻,也能選擇坐船遊覽,看看池中幾座小島、聽船長說故事,再來去日本著名神話有關的神社祈福,最後在海岸欣賞夕陽

多麼美麗動聽的行程介紹,適合來趟約會、散心散步也不錯,即使如此,相澤仍不為所動

【謝絕,一堆人賞櫻和吹海風,實在沒什麼說服力】
「Whyyyyyyyy明明有很多期待要素在裡面,你不跟我去,我不起床啦!」

【好吧】
「你願意跟我去了?!」

【...

{麥相/相麥}小短句(2

(1)如果你想要永遠依偎某人,請選我。
If you must cling to somebody, now and forever, let it be me.

「來吧你的熱牛奶,給你暖暖身」
【嗯,謝謝】

冬天出生的孩子會怕冷是嗎?每到入冬相澤就比平常更慵懶,哪裡溫暖往哪靠,還包的像顆粽子,幸好我是太陽體質,有熱熱的體溫讓人窩,能把人窩到暖真是好成就,而且我還會在酷冷的天氣裡洗碗,比一台暖氣機好!

「吶消太,如果暖氣機器人跟我,你會選誰?」
【貓吧,不也挺溫暖的,還呼嚕呼嚕的很可愛】

「那、那貓跟我,會選哪個?」
【我想要再來一杯熱牛奶】

「那就是我啦!馬上給你世上最棒的熱牛奶Darling...

{麥相/相麥}末日第45天:不用擔心

>病毒造成末日
>只有相澤和山田兩人一起行動

時代已經改變,多數人們擁有神奇的能力,用來治療、工程、打擊犯罪....等,藉此能力,社會快速飛進未來,只要公安持續打拼就無須擔憂太多治安,只要持續研發更有療效的治療就無須擔心生病,只要有效運用個性就能擁有平淡日常,哪怕有可怕的Villain在,英雄也會奮力的保護人民,是呀,英雄本該會保護的。

直到一個月前爆發一種病毒,一旦被感染就會毫無意志的追著活人,並將其咬死感染下個人,用何種個性都無法控制或改變現狀,最初政府將染病者關在某處郊外安置,竭盡全力的研究該如何抵抗這噩夢,沒想到實驗施打的藥劑讓染病者更加具破壞力,部分暴動的染病者將設施內...

{麥相/相麥}爱情这件事情,从来不卑微。

爱情这件事情,从来不卑微。
Love this thing, never humble.

兩人相處好幾年,一起經歷的事也不少,不過難忘的總有幾個,像是高中時期,和相澤初交往時發生的

可能是因為突然更黏相澤,說了不少親密的話,同學間漸漸流傳一些謠言,而本人都沒有極力否認的緣故,謠言越來越難聽,甚至開始有人騷擾山田(相澤難接觸又不太理人咩),本想自己擋住或不去理會,所以沒跟相澤說這些事,直到有個普通科的人直接去鬧相澤跟他說

{嘿,山田這尤物英雄科的身材不錯吧,借我玩個幾天如何兄弟}

滿口骯髒無理的話,相澤直接給了對方上勾拳,那名
同學後倒在地上摀住下巴顫抖看著相澤

【你最好道歉,及為你的話付...

{麥相、相麥}小短文

(1)
遇到你,是我这辈子的幸福。
Meet you, is my life happiness.

每個人都很平凡,即使是有了{個性}的年代,
多了一個詞一個能力,並不代表什麼,或許你被世人重視、或許你被眾人遺棄,打從一開始{個性}就是附加的,一切還是得由你決定,我呢?如果雙眼不具能力,我就成了更無聊的人,但我最近改變想法,覺得很慶幸,因為這{個性}讓我選擇的路上遇見了你,遇見這輩子可能都碰不上的幸福

「Eraser你又再發呆呀?」
【沒什麼,要去吃晚餐嗎?我請】

(2)
愛情不是轟轟烈烈的誓言,而是平平淡淡的陪伴
Love is not the strong vow but the
simple...

我英/以及你願意

>里程碑最終篇

相澤和山田這週末想待在家,沒特別出門的意思,睡到自然醒後各自忙著事情,之後的午餐、晚餐頂多一起看著電視吃點簡單的飯菜,飯後小聊一點學校的事務就開始瞎忙著

似乎在等待什麼,努力不將心情先暴露出來

眼看晚上快12點,要是過了今天送出去就少了個意思,兩人幾乎同時看向對方說出

「我想送你樣東西」【我想送你樣東西】

愣了一會,像是突然激起無聲的競爭,兩人迅速拿起手邊的物件,但山田更搶先一步,大聲的說

「交往紀念快樂!I Love you!」

那是一組對戒,上頭有刻印著黑色的英文字,相澤看著,搖頭笑了

奇怪?難道記錯這麼重要的日子?!正當山田否認絕對不會記錯及思考後路...

我英/一名工匠先生

>私設人物
>里程碑裡頭的重要人物(打燈

我是一名工匠,做手工藝的閒人,通常我是這麼介紹,但在行業上是個特別奇怪的傢伙,我喜歡聽找我訂製飾品的人說著屬於他的故事,從一開始只接一點情侶對戒、定情項鏈,到高單價的婚戒,越做越多,越聽越多

難道要求聽故事再接單不行嗎?
這是我成為一名專業師傅時必定提出的任性要求,當然作品越是特別越被看好,這年頭我還是吃到了香,最近我遇到國中時期的好友山田,他告訴我關於他的愛情故事,聽了聽覺得口中的對方有些耳熟,原來真的是先前公園散步遇到的人,世界還真神奇,忽然浮現你們倆馬上去結婚如何的疑問,但要是說出口可輕浮了,做人不能這麼亂來,或許偶爾可以啦。

我打...

我英/決定定義

>里程碑那篇的相澤篇(蛤?)
>相澤覺得和山田交往的時間,
老早就符合帶點情侶飾品階段,想要來個小驚喜

這天相澤在街上晃著,想要送給山田一樣特別的東西,他覺得他們在一起那麼久應該挺符合的,擁有一組對戒沒什麼吧,不過這樣突如其來的念頭是怎麼來的?

山田長期約莫1個月的各種雜誌、書籍、網路查詢而來,看了那麼久認為是山田另類的說明想要戒指,所以打算滿足這項沒說出口的心願,如果有個象徵我們是在一起的,或許他會比較安心之類的想法,大致回想山田查的那些店名和地址踏出門了

大概晃到下午3、4點相澤逛累了,以及他遇到一個重要的問題,「戒指是交往紀念、訂婚、求婚、結婚呢?」他無法立即回答這問題,第...

我英/需要其中的3個月

{山田山田!來領寶貝們吧,這是我獻給你們的超優質作品,唯一無二,私人獨有!我替你們設計了...}

「Stop!我馬上過去,到時候再給我介紹介紹吧!」

在那之後的3個月,一件令人興奮的消息來了,用最快的速度的到達當時的店,服務員看見山田馬上引領到包廂內,這位客人的笑容像是太陽般的燦爛,止不住的期待感染所有人

「I'm coming!天吶這是...?!」
{這還只是包裝,讓我好好給你介紹他們}

映入眼簾的是一份典雅的黑色長方紙袋,上頭有金色燙金印字以及師傅的親筆簽名,其實山田一直以為只會有個小袋子,裝一對戒指需要這麼大的....袋子?

入座後師傅神祕的拿起盒子排列在桌上,分別是一個方形盒、...

我英/訂做里程碑,需要多久

個人秉持著兩人在一起,cp名無差,
所以標籤是麥相/相麥,視個人所愛吧
本命是相澤,多一個專屬標籤是私心(。・ω・。)
**
「消太的手真是令人感到安心呢」

正在吃豆腐的山田看著安穩睡眠的相澤說道,
中午吃飽飽後相澤看著報紙就睡著了,隨意的窩在報紙、雜誌堆上,也不好好躺在沙發或趴在桌上,好歹拿個軟軟的抱枕也行,像隻貓咪舒服的地方就睡。

把相澤搬到沙發上蓋好毯子後帶著忐忑的心出門,今天的山田要進行計畫已久的計畫第一步,畢竟到最終完成需要好幾個月,能儘早開始越好,打從有了念頭他就很期待對方的反應會如何,不管是什麼樣,消太都是最棒的!
就算是討厭或嘲笑也沒關係,至少過程中都非常快樂,這樣就足夠了,哎呀想些有...

我英/廢墟

相澤到了一座廢墟

這裡看似曾被不知名的villain攻擊過,到處都是戰鬥過的痕跡,無人接管後續整理,被社會放置遺棄,建築這種東西再蓋就好了,誰在乎。

為什麼會跑來這地方,一個毫無意義的地方呢?
相澤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,甚至忘了怎麼來到廢墟裡,沒有聲音指引,沒有路標引導,只有微弱的月光傾瀉在這空間,「啪嗒」好像踩到了什麼液體的聲音,實在不夠亮無法看清楚,說不定只是灘水罷了,就這麼繼續向前,原本帶點鏽味的廢土漸漸有股難聞的味道,感覺很危險但又很熟悉
「啪嗒啪嗒啪嗒」腳步變得急促,相澤跑了起來
他看見了什麼?或者是看見了誰?

【山田?你怎麼在這裡?】

對方沒有回應,待在原地沒有任何動靜,似乎是靠...

我英/麥相/某次約會

>不知覺的越來越多字,wry
>山田好可愛我好愛,相澤可以分我一ㄉ(遭攻擊

「吶~消太你確定要出門?天氣預報說會下雷雨欸!thunderstorm!」
【是又如何,走吧,不去你會後悔的】

哪來的後悔,和消太出門從不後悔!但這時間點都快日落了,什麼閒情逸致吃下午茶,還是有午後特定野貓出沒嗎?
猜不透眼前的男人到底想帶他去哪裡,山田趕緊拿上雨傘跟上去。

今天,也將會是特別的日子

兩人搭車往相澤的神祕地點前進,再走了點路到達一座可以將整個城市盡收在眼底的小公園,很簡單的公園木椅和一個小亭子,整體感覺還挺乾淨的,不過路上一直下著雷雨,跑來這種鬼地方山田的心情有點不愉快,腳底的泥巴更是令人...

1 / 3

© 阿瀾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