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我麻痹讓我睡_(:з」∠)_

>小發文地,不定期更新
>坑:JoJo、我英、黃金神威
>本命:露伴、相澤、尾形
>Like:貓、馬鈴薯

我英/廢墟

相澤到了一座廢墟

這裡看似曾被不知名的villain攻擊過,到處都是戰鬥過的痕跡,無人接管後續整理,被社會放置遺棄,建築這種東西再蓋就好了,誰在乎。

為什麼會跑來這地方,一個毫無意義的地方呢?
相澤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,甚至忘了怎麼來到廢墟裡,沒有聲音指引,沒有路標引導,只有微弱的月光傾瀉在這空間,「啪嗒」好像踩到了什麼液體的聲音,實在不夠亮無法看清楚,說不定只是灘水罷了,就這麼繼續向前,原本帶點鏽味的廢土漸漸有股難聞的味道,感覺很危險但又很熟悉
「啪嗒啪嗒啪嗒」腳步變得急促,相澤跑了起來
他看見了什麼?或者是看見了誰?

【山田?你怎麼在這裡?】

對方沒有回應,待在原地沒有任何動靜,似乎是靠著牆坐在地上,頭低下被金色長髮遮住臉部,不見神情和生氣,相澤跑到山田面前,他是那腥臭味的來源,山田的左半邊殘破不堪,好像被硬生生的扯開手腳,血規律的滴落著,實在太過真實,忽然微弱的光不見,視野變得黑暗,相澤慌了

從一個噩夢驚醒

洗把臉,他打算出門晃晃,從下午睡到剛才也夠足了,大半夜沒人會襲擊一個滿臉鬍渣的大叔吧,今晚山田去上深夜電台還沒回家,經歷場不愉快的夢,他想找貓咪們聊聊天,帶上一袋貓食就出門了,不知道那群夜貓還在不在玩呢?
**
太在意早上聽到的聲音所以寫了個夢境,
沒有廣播機卻有電台播音的講話聲,尼瑪真的會怕OQ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阿瀾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