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我麻痹讓我睡_(:з」∠)_

>小發文地,不定期更新
>坑:JoJo、我英、黃金神威
>本命:露伴、相澤、尾形
>Like:貓、馬鈴薯

蜜罐子,難吃

愛是如此空乏又不合理的存在,每當有人打破蜜罐子時我會這麼說


打碎填滿溺愛的罐子,踐踏在零散的花瓣上,那是撕裂的聲音

"好難聽,快停下來"

噁心的朱色殘留著悲憤,血腥味是最後留下的痕跡,怎麼樣都散不去

"好難受,快離開快忘記"

沒辦法接受任何事,但沒有必要,因為蜜罐子在被踐踏時已經消逝無存,

沒有疼痛沒有痕跡,就只是有個人不見了,在你的世界中某個重要的人,

蜜罐子不會再回復,不用再看見金黃色的蜂糖包覆花朵那作噁的樣子


"好難吃"

每當看見女孩/男孩採蜜時,你道

**

本來想寫相澤糧,結果越看越不適合用,就改成短文系列

要是消太的不合理用在這裡不就病態了(汗

我昨晚看了抹布文心裡疼著呢OQ


评论

© 阿瀾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